做游戏也是种信仰 细数游戏圈里的那些教派

说到教派与游戏,可能您首先会想到网瘾吧,关于沉迷,关于诱导,关于异教邪说……种种不安的情绪顷刻之间笼罩了你。不过,请读者先安下心来,因为这次讨论的,将是一个严肃的、充满趣味的命题:如果突然把暴雪比喻成一个自成一体的大教派,在游戏领域进行中精神上的绝对洗脑、统治与教化,你会反对吗?


你不但不会反对,还会宛然一笑,对吗?因为他们的的确确是我们的信仰,我们的大神,我们在游戏之中的指路灯;他们设计出的每一款游戏都给予了我们信念、熏陶与禅定。


很多游戏公司,创业之初,大家都会谈到自己的理想,他们说:我们的理想是做一款好游戏,可以让多少玩家记住的游戏。


很多公司怀揣着这样的理想,开始招聘志同道合的员工,开始构架自己的第一款产品设想,他们日夜加班,期望着产品的上线……然而很少有公司能够在理想滑落的时候坚持,因而在挫折之后充满了失望,或停滞不前,或干脆放弃。在理想与现实中徘徊,很多人干脆趋附于现实,变成了理想的背叛者,批量生产着自己都不知所云的游戏,抄袭、模仿着别人的作品而迷失了自己。


但是也一些游戏公司在理想徘徊时坚持、检讨、重拾了自己,一次跌倒后继续爬起来,再向理想靠近一些,再近一些,终于做出了自己最初就想做的游戏,而他们依靠的就是信仰。


可以说,理想是自己的欲求,信仰是自己的依归。 两者看似相似,实则相距甚远。这就是很多怀揣着理想的人却更快地走向了堕落,而内心安详的人反而依托着信念把自己缓慢举向成功的原因。


在游戏圈,能够坚守自己信仰的游戏公司实在少之又少,但是,总有一二个精灵在黑暗中展开翅膀,驱散黎明的梦魇。而一直坚持着自己的信仰的最好例子,莫过于暴雪和任天堂两位大神,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依归,也让自己成为游戏圈的众多玩家的主教。


1991年成立的暴雪公司,到2011年的时候正好度过了自己20周岁的生日。20年,对很多大型国际公司来说,只是青少年时期,但是暴雪现在在全球拥有的粉丝,或者说信徒,已经达到数以千万计。


2010年,仅《魔兽世界》的全球注册人数已经达到了1000万,还有更多无法计算的魔兽迷、星际迷和暗黑迷们,在暴雪每发售一款游戏的时候,都会在全球引起热烈的讨论,和翘首的企盼。


暴雪神教,20年来,最大的教义就是“做精品游戏”,玩家称之为“暴雪出品必属精品”。为此,他们宁愿少出游戏,也要把每一部游戏都做到自己满意才会上线,所以,作为暴雪的狂热信徒的玩家从未质疑过他们的能力,即使在《暗黑》之后的不断跳票,即使是《星际争霸》在韩国遭遇了抵制,暴雪神教的威信却从未在玩家中动摇。


其实,成为游戏中最大的“精品教派”,其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就像耶稣要经过钉死在十字架之后才能重生一样,暴雪也是在经历种种磨难之后才有了现在的发展。


1991年至暴雪被威迪望(Vivendi)收购之前,暴雪一直是作为第三方公司,那时候他们针对不同平台设计了《摇滚赛车》和《失落的维京人》等游戏,但是收入只能勉强够发给员工的工资。暴雪现任总裁Mike Morhaim在暴雪20周年纪念视频中曾经感叹当时的穷酸:“我们没有拖欠过一次工资,现在看起来是多么得不可思议,总是在感觉快山穷水尽的最后一周里,突然有了资金的注入,才能勉强维持公司的运转。”最窘迫的时候,公司创始人靠从信用卡里提钱来给员工发工资,Mike甚至从父母的账户上各借来2万美金,让岌岌可危的公司得以继续运转。


被收购之后,暴雪正式更名为“Blizzard”公司,那一年他们发行了《魔兽争霸》,这才开始他们的传奇之路。然而在发展期间他们同样经历了成长的阵痛与困扰。比如暴雪北方的三位创始人集体离职远走高飞,从此暴雪北方名存实亡;比如维旺迪集团在忍受了几年暴雪冠冕堂皇地跳票后动了把这个金子招牌卖掉的念头……最后,都是坚持做精品游戏的理念挽救了暴雪,当他们拿出作品时,一切的质疑就化为乌有,所有的抱怨都烟消云散,这就是暴雪的信仰之依归,这也是暴雪给信徒们的最好的安慰。


被收购之后的15年以来,暴雪发布的游戏屈指可数,PC游戏包括《魔兽争霸》系列3部、《星际争霸》系列2部,《暗黑破坏神》系列3部,以及网游《魔兽世界》。对于一个20年历史的游戏公司来说,不到10部的作品,看起来是多么得不可思议,然而做到“每一款游戏都是精品”,他们的确做到了。从魔兽、星际、暗黑系列的影响力和发售情况,我们无需太多语言去解释暴雪的游戏有多么经典和难忘。也许,暴雪人就是为了游戏而生,他们就是游戏的大神。他们是游戏界的耶稣,让我们对着他们顶礼膜拜。


与暴雪一样,位于日本的任天堂在家用机游戏上处于绝对的统领地位,信奉任天堂的玩家不仅遍布亚洲,连欧美玩家都被任天堂的马里奥、NDS主机等掳为信徒。任天堂的游戏机1991年就已进入l/3以上的美国家庭;王牌游戏“超级马里奥”系列风靡全球150个国家,有12亿“超级马里奥”迷;“俄罗斯方块”仅1992年就售出3200万盒;美国总统布什曾手持“游戏小子”出席军情会议,前苏联宇航员曾带着“游戏小子”邀游太空。1995年日本30%的半导体产量使用于任天堂产品。1996年任天堂的营业额为32.76亿美元,利润5.54亿美元,市场价值104.32亿美元。现在全世界每5秒种就有一盒任天堂新游戏卡售出。


与暴雪类似的是,任天堂的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在任天堂在进入游戏领域之前,曾经在纸牌行业几度风雨飘摇。在一代奇才山内溥接手任天堂的时候,也曾在速食业、汽车旅馆等业务上摔得不轻,惨淡的业绩收入让山内溥决定最终还是让公司回归娱乐行业,进军游戏领域之后,发掘到了横井军平、宫本茂这样的游戏大神,在这些人的带领下,在一次次的个人努力和机缘巧合下,任天堂创造了无数的奇迹,最终把任天堂带入电视游戏的天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